真理之光 圣杯福音,卷一,二,三

阿布德-鲁-辛

35,00 €
Inkl. Steuern
Versandkosten


Lieferbar

DE: 3-8 Werktage, andere Länder: 5-30 Werktage

ODER
Beschreibung

Details

圣杯福音一书共有三卷,含有一百六十八篇演讲,演讲内容连贯,向人们展示了整个神造世界的全貌。

本书中收集的各篇演讲是在1923年至1938年之间产生的,但是它们至今还具有说服力。它们在自然法则的基础上全面地解释了世界,向读者揭示了生活中隐蔽的各种关联,提供了十分有价值的生活指南。

“圣杯福音”一书之所以在全世界广为人们所知,是因为它对许多人类关心的重大问题提供了明确答案,例如生活的意义问题、命运的公正问题或死后继续生活问题等等。该书至今被翻译成17种文字并在90个国家发行。

作者的目的之一是让读者更贴近现实生活,为其个性发展提供宝贵建议,并引导读者走上认知的道路,这其中也包括对神的认知。“真理之光”一书收集的论文应成为行进中的“明灯和行杖”,而不论一个人的宗教信仰如何或属于哪个宗教教派。阿布德-鲁-辛并不是要创立一个新的宗教,也不是要建立一个教派或信仰团体。

“真理之光”一书中的论述是建立在简单易懂的自然法则基础上的,这些自然法则既在外面世界也在灵魂内心中发挥作用。该书讲的是典型的人类经验,显示其优点和缺点,指出隐蔽的缺陷,但也指出了日常生活为精神进步而提供的众多机会。因此,读者有机会在自己的生活中重新发现书中的内容,并认识到其真实性。这样,知性、感性经验与事实和逻辑的结论将相互结合,成为全面、整体的对世界的看法,在这个世界观中,不存在科学和宗教对真理追求上的分离。

“真理之光”一书的副标题是“圣杯福音”,这肯定是不寻常的。“圣杯”一词今天一般使人产生渴望和愿景,这种渴望和愿景在神话和传说中,特别是在艺术作品中流传下来。按照阿布德-鲁-辛的解释,这些流传下来的东西确有其事,这对整个神造世界的存在和保持是至关重要的。同时,“福音”一词指的是该书所传播的知识的特别的最高源泉。

“真理之光”所标示的路径是一条再质朴不过的路径,它与神秘或深奥的超然无关,但它类似于耶稣的初始学说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为它不仅鼓励人们进行独立、公正、客观的思考,而且还特别要求人们具有“向善的坚定意愿”。这个为了自身并为了他人的工作可带领人走向精神的成熟。

“真理之光”一书对许多重要问题提供了详细的解答,这里举出一些问题:

• 责任和命运/因果报应
• 死亡和尘世生命的反复/轮回
• 原罪发生和原罪
• 此岸和彼岸的全面观
• 造物主的恩典和爱
• 身体,灵魂和精神
• 神之子,人之子

Zusatzinformation
Autor 阿布德-鲁-辛
ISBN 978-3-87860-314-6, 978-3-87860-315-3, 978-3-87860-316-0
Abmessungen 16,2 x 23,5 cm
Ausführung 人造革封面一卷本
Umfang 220, 432, 464
Sprache 中文
Lieferzeit DE: 3-8 Werktage, andere Länder: 5-30 Werktage
Vorschau

Vorschau

导言

蒙住双眼的布落下了,信仰化为信念,只有在信念中才有解放和拯救!

我要说的话只针对那些真诚求索的人们,他们必须要有能力和意愿,切切实实地去检验这件实实在在的事情!狂热的宗教信徒和轻浮的耽想家们请离我们越远越好,因为这些人对于真理有害而无益。而心怀恶意者和无求实之心者应从我的话中得到对他们的宣判。

我要传达的讯息将只会在那些心中尚存一线真理之光,渴望真正立身做人的人们那里引起共鸣,我的讯息将成为他们的灯塔和行杖,引导他们不走弯路走出目前的迷惘和混乱。

我后面要说的话,不是要带来一个新的宗教,它应该是所有真诚的听众或读者的火炬,为的是找到引导他们攀登上理想高峰的道路。

只有自己肯行动的人,精神上才能不断前进。依靠他人之力,借助现成观点的愚者,无异于放弃自己健全的四肢不用,拄拐而行。

然而,只要人们一旦唤起自身中处于沉睡状态的潜能,把它们大胆用做为登攀的工具,那么,他们就是在遵照造物主的意愿而使用上苍所托付的那份力量,他们就能毫不费力地克服企图阻挡他们行进的一切障碍。

觉醒吧!真正的信仰只存在于信念之中,而信念则来自彻底的反思和检验!你们要作为活生生的人挺立在你们的上帝创造的神奇世界里!

阿布德-鲁-辛v

你们在寻求什么?

们在寻求什么?为什么如此急不可耐地前拥后挤?这股风气如海浪咆哮席卷世界,如潮的书籍倾泄万国。学者们在古书堆里发掘研究,苦思冥想,直至精疲力竭;预言家们纷纷登场,发出预告预测未来,从各方面人们突然狂热地要散布新的光明。

如今这种喧嚣冲击翻搅着人类的灵魂,它不是使人感到清新振作,而是焦灼地吞噬着晦暗当代的破碎心灵中残存的最后一点精力。

街谈巷议不时涌动,人们的期望不断升高,象是期待着什么东西的降临。每一根神经都不安宁,都在为下意识的渴望而紧绷着。各种传说闹得沸沸扬扬,到处是一种阴霾般的麻木,不祥在孕育着。那么,这种麻木不仁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什 么结果呢?当今,一层精神的淤泥笼罩着地球,它以泥潭般巨大的吸附力吞食和窒息着每一个正在升起的、尚未壮大起来的自由思想的光辉;它以沼泽般可怕的沉寂 把每一个良好的意愿,在其变成行动之前,统统压制下去,瓦解消灭在萌芽之中。这精神的淤泥层若不摧毁,只能导致迷惘,沮丧和沉沦。

求索者对光明的呐喊,虽然蕴藏着劈开泥层拨乱反正的力量,但他却被导入歧途,渐渐消失在无法冲破的牢笼之中。而这牢笼恰恰是那些误以为去救助的人自己辛苦营造的。他们提供的不是食粮,而是建造牢笼的砖石

请看一看充斥这个世界的都是些什么书吧:

这些书只能使人类的精神萎靡,而不能使它振奋!这便是这些书籍有害而无益的证明。使人的精神麻木愚钝的东西,决不是正确的东西。

精神的养料沁人肺腑,真理甘洌如泉,光明激荡人心

如今所谓的人文科学在彼岸问题上所设置的障碍,使得普通人望而却步。这些普通人有谁会去理解那些学究气十足的词句,有谁会去掌握那些陌生的表达方式呢?难道彼岸只属于人文学者们吗?

人们在谈论上帝!难道要谈上帝也得先建立一所大学,接受训练后才具备领会神性概念的能力吗?这种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功名虚荣的癖好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

上当受骗的读者和听众象醉酒的人一样,一步三晃,内心慌慌,亦步亦趋,偏激固执,原因就在于他们被误导而偏离了纯朴之路。

你们听吧,举步不前的人!抬头看吧,真诚求索的人!通往至高无上境界的路就在每一个人面前,博学并不能通向尽善尽美

耶酥基督是行进在光明正道上的伟大榜样,难道他曾经在饱学的法利赛信徒中挑选过弟子吗?还是在经文研究家们那里挑选过?耶酥那时从平凡而纯朴的人中挑选弟子,因为他们无需同这样一个大谬误进行斗争:认为通向光明的路是要苦学才能得到的,因而必定是艰难的。

这些思想是人类最大的敌人,是弥天大谎

因此,在需要全面完整把握的关于什么是人心中最神圣的问题上,放弃一切学术的把戏吧!放手吧,因为科学作为人的大脑的产物只能是而且必定是残缺不全的。

试想,费尽心机获取的科学怎么会通达神性?知识究竟是什么呢?知识无外乎是大脑所理解的那些事物。由于受时空的限制,大脑的理解力是何等有限,人的大脑没有能力把握永恒和无限的意义,而永恒和无限恰恰是与神的境界紧密相连的。

世间万物渗透着一种巨大而不可知的力量,面对这股力量,人的大脑无能为力,相反,人脑本身需赖此而进行活动。这种力量因人们时时刻刻都在感受它而变得理所当然。科学也历来就肯定它的存在,尽管如此,人们还是用大脑,也就是说,知识,理智,徒劳地企图去领会和认识这股力量。

作为科学的工具和基石的大脑的活动是有缺陷的,那么,科学的局限性自然也就贯穿在它所创造的成果中,亦即贯穿在所有科学自身之中。因此,科学只是接受造化自然已经完成了的东西,对其作较好的理解、区分和归类罢了。并且,只要科学研究依旧固执于理智的框框,即大脑的理解力,那么它要领导一切或是对一切都要进行批判的企图终究要归于失败。

由此观之,知识以及以此为圭臬的人类无法摆脱坐井观天的局面,而上苍赐予的太一确实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心中,使我们有能力,无需劳心砺志苦苦以学就能达到至高至圣的境界!

因此,要赶快结束精神奴役带给人们不必要的折磨!大师并非无故地告诉我们:“返朴归真,做个孩童吧!”

存坚定的向善之心并努力让思想纯洁的人,他就已经找到了通往至高无上境界的路!他所得到的报答将源源不断。达此境界既无需书本的帮助,也无需劳苦自己的心智,既不用苦行寡欲,也无需遁世自好。他摆脱了苦思冥想的压力,身心两健。任何极端行为都是有害的。你们应该做个人,而不是做温室里培养的植物,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觉醒吧!睁开眼睛看世界!倾听你们自身心灵的声音!路就是这样在你们前面开辟出来的!

不要去理会教派间的争吵。真理的传播者,神爱的化身耶酥基督从不去问人们的信仰如何。如今充斥世界的各种各样的信仰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呢?它们是对人 的自由精神的制约,是对人心中神性的奴役,是企图将造化自然以及神爱用人的狭隘模式加以约束的教条,是对神性的贬低和全面的堕落。

每一个真诚的求索者正是这样纷纷碰壁的,因为他们从未在自身中体验过伟大真实世界的存在,进而对真理的追求日渐渺茫,直至最终对自己和世界绝望!

赶快觉醒吧!打碎你们心中教条主义的枷锁,赶快撕下蒙住双眼的布吧,让最高尚的纯洁之光不受阻碍地照耀你们,你们的精神将欢跃飞升,去感受那超越人 的理智、浩瀚无边的伟大父爱。你们最终会懂得,你们自己就是上帝爱的一部分,不费力地完整地理解它,并与之融为一体,每时每刻都受到恩惠,获得新的力量。 这上帝的恩惠将把你们很自然地从浑浊中解救出来,得到超渡升华。

呼唤救助者

们仔细看看所有那些今天特别强烈寻求一个精神救助者的人们吧。他们内心热切地在期待着。依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业已在精神上做好了准备,去认识他和去听他的话。

我们平心静气进行观察时,就看到许许多多的派别。基督的使命对许许多多的人起的作用是不一样的。他们为自己创造出了一幅错误的图象。原因如同以往一样,在于不正确的自我评价,在于傲慢自负。

一方面,从前的敬畏、同他们上帝之间保持的一道不言而喻的沟壑与明显的界限,现在都被哀哀的乞求所取代,人们只是一味想接受什么东西,而不愿花费代价去身体力行。他们只知“祈祷”,但同时还有“修行”,“完善自身敚”呢,对此他们却不感兴趣。

另一方面,他们又认为自己如此自立,如此独立了,自己什么都能做,花些力气甚至也能变得神圣。

也有许多人,他们只是要求和期待上帝能跟随他们而来。因为他曾一度派遣他的儿子来到人间,这就证明,他很在意人类去接近他,他甚至需要人类!

人们所到之处,见到的只是狂妄刚愎,没有谦恭。人缺少正确的自我评价。

首先必须要做的是,人得从他的虚假的顶峰走下来,以便成为实实在在的人,以便作为这样一个人开始他的攀登。

他今天坐在山麓下一棵树上,精神上趾高气扬,而不是脚踏实地牢牢站稳。因此,他永远也不能登山,如果他在此以前不能从树上爬下来或者掉下来的话。

而在他坐在树上傲慢俯视之时,所有在他树下那片土地上曾沉着和明智地迈开脚步的人们,也许到达了山的顶峰。

但是事情的发展会帮助他;因为树一定会倒下,就在最近这段时间。当人如此突然地从树上落到地面时,也许他会从中汲取教训。但这对他是刻不容缓的时刻了,他一个钟点也耽误不得。

现在许多人在想,他们可以悠然自得地按照老样子继续做下去,像几个世纪以来那样。他们舒展四肢惬意地坐在扶手椅上,等候着一个强有力的救助者。

他们是怎样在想像这个救助者!这确实太可悲了。

首先他们从救助者那期待的,或正确地说,向他要求的是为每一个人准备一条向上通往光明之路!必须致力于为每一个宗教的信徒搭起一座通向真理的大桥!要做得那样轻而易举和明了自然,让每一个人理解起来不费一点力气。他说的话必须细心选择,其正确性无论是哪一个等级的大人和小孩都能信服。

如果需要人们自己去费力气,自己去思考,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救助者。因为如果他负有使命,用他的话去指引正确道路的话,那他就必须自然而然为人着想。他的事业就是去说服人,去唤醒人!基督甚至为此而舍弃了他的生命。

今天的人们认为这样的人有很多,他们不需要先作出努力,他们像愚蠢的村姑一样,他们总是来得太迟!

救助者肯定不去唤醒他们,而是让他们完全平静地继续睡下去,直到大门关闭,他们无法得到进入光明的许可,因为他们不能及时地将自己从物质的领域里解放出来,而救助者已向他们指出了正确之路。

人不是如他自己所想的那样宝贵。上帝不需要他,但他需要他的上帝!

因为人类在它所谓的进步中今天不再知道它究竟要什么,它终将需要知道,它应该做什么!

人这个种类将寻觅地并且也自负挑剔地匆匆而过,像当时许多人所做的那样,对通过启示而准备妥当的那人的到来置之不顾。

怎么可以这样去设想一个精神救助者呢!

他不会对人类作出一点点让步,并在人们等待他赐予的地方提出他的要求!

凡是能够严肃思考的人,就会立即认识到,恰恰在一种敏锐思想所表达出的严厉无情的要求中才包含着最美好的东西, 这正是陷入精神怠惰如此之深的人类为了获得拯救所需要的!一个救助者为了使他的话被理解从一开头就要求精神上的活跃,严肃的意愿和不懈的努力,他恰恰是藉 此在一开始时就轻易地把秕糠和谷实分离开来。在这里面有着一种自发的活动,如同在神的法则那里那样。对于人来说,事情也是按照他们的真正意愿而发生作用 的。

但还有另一种人,他们自以为自己是特别活跃的!

这种人设想的一个救助者当然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形象,如人们从报道中所读到的那样。而这个形象同样是荒诞得很,因为他们期待的是一个......精神杂耍演员!

成千上万的人反正都是这样认为的:超凡的视觉,超凡的听觉和超凡的感觉等等是一种巨大的进步,可实际上却不是。这一类学到的、培养出来的、甚至作为先天才能带来的东西,从来不能摆脱尘世的控制,所以只能在低级范围内活动,这种低级范围从来不会提出向上攀登的要求,因此也就毫无价值。

如果向人类展示出的是同等级的细微物质的东西或教会人类去看去听这些东西,那能藉此帮助他们向上攀登吗?

这与精神的真正升华毫不相干。对尘世的事情同样没有用处!这都是精神的雕虫小技,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是,对个别人有益,但对整个人类却没有任何价值!

所有这样的人期望的也是一个同类的、毕竟胜于他们的救助者,这就完全容易理解了。可是有一大批人,他们走得还要远,虽然到了一种可笑的地步,却又十分正经严肃。

例如他们为了论证救助者,提出了这样一个基本条件。一个救助者不可以感冒!谁要感冒了,那他就算完了;因为按照这样一些人的看法,他不是一个理想的救助者。一个强者要在任何情况下,首先用他的精神去超脱这一类琐屑之事才是。

这听起来或许有些做作和可笑,但这却是事实,意味着过去那种呼声的一种微弱的重复:“如果你是上帝的儿子,那你就去救助自己,并从十字架上下来!”在这样一个救助者显现之前,人们今天仍这样喊叫着。

可怜的,无知的人们!一个使其身体发育得如此片面、在精神的力量下有时变得没有感觉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杰出的伟人。那些崇拜他的人像很早以前世纪里的孩子,他们张大了小嘴,睁着闪闪发亮的眼睛,注视着四处游荡的小丑的身体是怎样扭动,与此同时在他们内心产生了炽热的愿望,希望也能去做同样的事情。

正如那时的孩子们在这个完全是尘世的领域里所做的一样,现在许许多多的所谓精神探索者或上帝的探索者在精神领域里所做的没有什么不同!

让我们再继续想下去:我刚才谈到的当时的流浪民族经过不断地发展,变成了马戏团和杂耍场中的杂技演员。他们的才能发展得无比高超,今天成千上万娇宠惯了的人依然怀着永远的新奇感和经常是内心的战栗观看这类演出。

可他们从这里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在这些时光之后他们有些什么收获?尽管有些杂技演员在演出时也在冒生命危险。他们什么也得不到,因为这类事情即使是极为娴熟完美也永远只是停留在杂耍场和马戏团的范围里。他们永远只是供人们消遣,却不会给人类带来任何一点益处。

就是这一类的精神领域里的杂技,现在人们却拿来做为伟大救助者的标准!

把精神小丑让给这样的人吧!不久他们就会体会到这会导向何处!他们也不知道,他究竟追求的是什么。他们错误地认为:精神主宰肉体使之不再生病的人才是伟大的!

任何这样的培养都是片面的,而片面带来的只是不健康,是疾病!这样的事情不会使精神变得强壮,而只是使肉体变得衰弱!保持肉体和精神之间的健康和谐所必不可少的平衡被破坏了,其结果是这样的精神最终过早地脱离被糟蹋的肉体,这肉体使他不再能对尘世经历做出强有力的健全的反应。而精神缺少这种经历,他就不成熟地进入彼岸。他就必须再经历一次尘世的存在。

这都是精神的杂耍,除此什么都不是,这些精神杂耍是以尘世肉体为代价的,实际上肉体本应该是用来帮助精神的。肉体属于精神发展上的一个时期。但如果它变得衰弱和受到压制的话,那它对精神也就没有多大用处了;因为它无精打采,苍白无力,无法给精神带来在物质中所需的充足力量。

如果一个人要压制一种疾病的话,那他的精神必须给肉体施加一种亢奋的压力,就像孩子对牙医的恐惧能排解痛苦那样。一个肉体忍受这样高度的亢奋状态,也许一次是无害的,或许能忍受多次,但不能持久下去,若是想使它不受到严重损害的话。

如果一个救助者这样做或建议这样做,那他就不配成为一个救助者;因为他这样就触犯了造物世界中的自然法则。尘世 人应当把他的肉体当做是一笔委托他保管的财富来加以保护,并且竭力使精神和肉体之间保持健康的和谐。如果这种和谐由于片面的压制遭到破坏的话,那这就不是 进步,不是上升,而是一种严重的障碍,使他无法完成尘世的、特别是物质阶段上的任务。在物质阶段发挥作用的精神的旺盛力量便化为乌有了,因为精神在任何情况下需要的不是一个受压制的,而是与精神保持和谐的尘世肉体!

在这类事上人们称之为老师的还不如学生,他根本认识不到人的精神的任务和它的发展的必要性!他甚至对精神是一个祸害是一个祸害。

他们不久就会很痛苦地认识到他们的愚蠢。

而每一个伪救助者必定会尝到苦头!当那些被他借助精神嬉戏而挽留住的或者甚至被领入歧途的人们中的最后一个人认识到其愚蠢时,他在彼岸中的攀登才能起步。只要他的那些书,他的那些文章在尘世这里继续发生作用,那他就会被紧紧地束缚在那里,即使在此期间他已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谁劝告人们进行神秘的教育,那他给人的是石头而非面包,并且表明,他对在彼岸发生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更遑论对整个世界的活动!